拿足工錢 安心過年

2019-01-28 11:17

   核心閱讀

  拖欠農民工工資,重慶榮昌區這樣來治:出新招,推行銀行代發、專用賬戶、實名這“三制”,讓工資發放及時、明白;出硬招,不僅要求施工方繳納工資保證金、欠薪應急周轉金這“兩金”,并將其與施工許可證掛鉤,作為制約;出實招,每月開展檢查,并落實懲戒機制,常態化干預。無論平時還是年前,農民工的心里都踏實了。

      

  相比往年,朱松在年前顯得很閑。

  每近年關,作為重慶榮昌區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大隊長的朱松,身邊常有一群討薪的農民工圍著。然而,今年卻基本沒人來找他了。

  另一方面,榮昌池水河項目的建筑工人劉向榮,今年也沒“機會”和朱松打交道了。之前,劉向榮被拖欠了4個月工資,心里想著“過不好這個年了”,然而,沒等他找上勞動保障監察大隊,政府就主動找上門來,幫他解了難。

  2018年,重慶榮昌區嚴格推行落實“兩金三制”政策體系。目前,當地2萬多名農民工直接從銀行領工資,再也不擔心拿不到工錢。施工單位積欠6058名農民工的9500余萬元工資,也被榮昌區政府“代討薪”成功。

  出新招

  要求施工方開戶存錢,工資月清月結

  農民工被欠薪,有兩種情況:老板惡意欠薪,有錢不愿意給;施工方資金鏈斷裂,確實沒錢給。

  水泥工楊學兵就遭遇過后一種。“一年干到頭,一分錢沒到手,怎么有臉回家過年?”回憶起往事,楊學兵一臉苦澀。雖然后來問題也得到了解決,但他心里總是惴惴不安。他說自己每年年初都暗暗祈禱,希望找到的工地,年底發得出錢來。

  因資金鏈斷裂,建設單位和施工方欠薪逃跑——這樣的事以前發生過。

  “如果負責人確實有錢,或者名下還有資產,我們都會想辦法,幫農民工討回工錢。”朱松說,就怕追到了人卻追不回錢,只能看著那些大老爺們蹲在角落里抹眼淚,甚至泣不成聲,“看在眼里,我心里也特別不是滋味,但真是沒辦法。”

  現在,朱松不再沒辦法了。2018年,榮昌區正式推行“三制”:農民工工資銀行代發制度、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制度、農民工工資實名制度。朱松說,實際操作中,“三制”要求施工方在銀行給農民工開戶頭,項目開工后,存入不低于當月已完工產值的25%,作為農民工的工資款,月清月結。

  “錢在賬上,不愁沒工資發。”楊學兵說,2018年政府派人來工地宣傳那會兒,他們工人還不大相信。結果,每月工資發放日,錢都能準時到賬。“這對我們是大好事啊,干活的時候放心多了。”楊學兵說。

  對于施工企業,他們需要對農民工進行實名登記管理。每個月底,施工單位將工資結算清單交至銀行,由銀行代發。截至目前,當地121個項目實行了農民工實名制管理,還有3個正在辦理。涉及的150多家企業,已實現農民工工資由銀行代發。

  出硬招

  不繳存工資保證金,不發施工許可證

  為了確保農民工拿到工錢,政策上并非沒有設計。工資保證金、欠薪應急周轉金,這“兩金”也已推行多年。但在過去幾年,效果并不理想。

  “原因很簡單:沒做硬性規定。建設單位和施工方能不繳就不繳。”榮昌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副局長朱祥國說。2018年6月起,榮昌區再次要求在建設領域全面實行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并設置鉗制條件,將其與施工許可證掛鉤。

  “不提前繳存工資保證金,不發施工許可證。”2018年,在拿下榮昌區西城天街的商品房項目后,施工單位負責人周宗元在辦手續時“碰了壁”。反復詢問區建委工作人員之后,周宗元終于明白:這回是動真格的了。

  為了拿到證,周宗元不情不愿地交了錢。但現在回頭再看,周宗元卻覺得這錢“交得值”。“工人干勁足了,我們管理有了底氣,工程進度有了保證。”周宗元說。

  在榮昌區,工資保證金實行差異化管理,按照合同價款的0.5%至3%繳存。無拖欠行為的企業,少繳一點;存在惡意拖欠的企業,多繳一些。已竣工驗收并足額支付農民工工資的工程項目,人力社保部門核查確認后,2個工作日內按程序退還保證金。目前,當地124個在建項目均繳存了保證金。

  除保證金外,榮昌區政府還設立1000萬元的農民工工資應急周轉金,由區財政納入預算安排,由人力社保局負責使用和管理。

  “企業無能力支付或者欠薪逃匿了,就會啟動應急周轉金。”朱祥國稱,應急周轉金會先行墊付部分工資或基本生活費,幫助解決拖欠農民工的臨時困難,與保證金形成“雙保險”。

  “監管力度加強,企業也更自覺。”朱松說,“目前還沒有需要啟動應急周轉金的項目。”

  出實招

  每月開展檢查,將失信者納入“黑名單”

  新開工項目,可以用“兩金三制”從源頭上杜絕欠薪的可能。但是,一些歷史遺留的欠薪難題,怎么解決呢?

  年年處置,年年欠薪。榮隆臺灣工業園區就是這樣一個“老大難”問題。

  “2014年春節前夕,因為資金鏈斷裂,榮隆臺灣工業園區發不出農民工工資了。”朱松說,“我們趕到現場時,幾十個工人擁上來,情緒很激動。”

  了解情況后,榮昌區人社局下達限期整改指令書。業主單位一邊自籌一邊貸款,暫時性地把窟窿補上了。沒想到,好景不長,第二年又欠上了。

  為根治工業園欠薪問題,榮昌區成立工作小組,多次開會討論方案。最終,通過法院執行,變賣了園區資產,徹底結清工人工資。園區先后兌付6249萬多元,農民工工資基本結清。

  “治‘欠薪’,光靠年底使勁可不行,得提前下足繡花功夫。”朱松說,通過每月開展主動巡查、專項檢查,一些欠薪行為得到了有效整治。2018年8月,榮昌區對政府投資項目逐一進行檢查,11月,又進行了拉網式排查。

  東湖天街房地產項目因房屋銷售困難,付不起農民工工資。當地采用農民土地拆遷后政府回購的形式,解決農民工工資760萬元。政府投資的池水河景觀工程,因工程款撥付不及時,拖欠117名勞動者工資240萬元,政府通過調配款項,在2018年12月初實現全部兌付。

  “決不能欠農民工的血汗錢。”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說,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治欠保支”工作,不僅成立“榮昌區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專項工作組”,還打出一套政策組合拳。

  “源頭上,協調配合行業主管部門加大源頭治理力度;渠道上,落實重大欠薪失信懲戒機制,將失信者及時納入‘黑名單’管理;執法上,對惡意欠薪涉嫌犯罪的,人社與公安相互配合調查,盡快立案,及時移送公安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曹清堯說。

  被拖欠了4個月的工資,終于在過年前送到了劉向榮的手里。劉向榮說,他得趕緊去商場給家里人買年貨,也給自己買身新衣裳,“高高興興,回家過年!”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點擊加載更多
© 2019 南陽新聞網http://www.htuows.live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京ICP證14014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116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email protected]
双色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