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國游戲業:挺過“煎熬時刻”迎來版號重開

2019-01-10 11:37

 原標題:2018中國游戲業:挺過“煎熬時刻”迎來版號重開

  朋友發來版號解凍的消息給李競的時候,這位80后游戲創業者懷著期待的心情立馬登陸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官網,可是80款游戲挨個看下來,自己的游戲不在名單上,熱切期盼的心也一分分涼了下去。

  “沒有看到自己的,非常擔心。”李競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憂慮。讓人感慨萬分的是,另一位成都游戲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這次幸運通過的某款游戲,制作團隊已經解散。一邊苦等不得,一邊曲終人散,這樣的對比讓人唏噓。

  此時,游戲行業版號凍結已經長達9個月。2018年12月21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在2018游戲產業年會上透露,游戲行業審批已經重啟。短短幾天之后,12月29日,2018年的最后一個工作日,監管部門送了游戲行業一份大禮: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官網上掛出了2018年12月份國產網絡游戲審批信息的表格,這意味著版號正式重開。

  行業一片歡欣,雖然騰訊、網易在第一批名單上榜上無名,但三七互娛、東方明珠(600637,股吧)、巨人網絡等上市公司都有產品拿到版號。經過了漫長的等待,行業似乎終于挺過了“煎熬時刻”,但元氣大傷也是不爭的事實。總量調控、版號首次長時間凍結加上國內游戲行業本就處于紅海,這9個月,一些游戲公司悄然死亡。留下來的,未來能否好好活著,依然是未知數。

  回望中國網絡游戲行業,從被稱為“電子海洛因”遭到輿論抵制,到移動游戲笑傲全球,多年風云激蕩,游戲人跨過了重重艱險。然而沒有哪一年,像剛過去的2018年這樣,風霜刀劍,嚴寒相逼,行業凄風苦雨。桃李能再發,而離開游戲行業的游戲人,還會回來嗎?

  一個游戲創業者的版號等待

  2015年,李競懷著對游戲的滿腔熱情開始創業。一開始他的目標是做獨立開發者,但是幾經波折,一個人無法完成創業,在沒有外部投資的情況下,一位老同事愿意和李競一起試試。先期的進展并不順利,從沙盒類到回合制,他們花了半年時間才確定游戲類型方向。

  一款好的手游,起碼需要1-2年的研發。新游戲開發過程中,李競聽說了版號的一些新動向,他迅速反應,開始準備文網文和icp證相關資質。“期間也詢問過不少中介,代辦資質的報價非常昂貴,我最終選擇自己去辦。”2017年9月,多方奔走后,李競拿到了這兩個資質,10月開始申請版號。

  按照李競的估算,原本計劃是2018年初上線新游,但變化來得很快,2018年3月29日,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游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稱因機構改革,將影響游戲審批工作進度,游戲版號暫停核發。

  只差幾天,李競的游戲就能拿到版號。但是時運使然,李競沒能趕上版號停發前拿到最后一批“通行證”,9個月的等待之后,他也沒能成為版號重開第一批名單里的幸運兒。

  “沒有看到自己的,非常擔心,”李競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憂慮。讓人感慨萬分的是,另一位成都游戲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這次幸運通過的某款游戲,制作團隊已經解散。一邊苦等不得,一邊曲終人散,這樣的對比讓人唏噓。

  雖然從時間上推算,李競的游戲應該是在隊伍靠前列的位置。但李競心中還是充滿了擔憂,“畢竟聽說排隊的很多,按照這次發的數量推算一年的量的話,感覺比以前會少很多。不清楚審核部門人員變動后會不會對之前的審核要求作出改變,畢竟我們是按照以前的條件提交的。”

  一位從業者告訴記者,從第一批名單來看,版號應該是按照排隊順序進行發放,大廠不享受特權,按照順序的話,后續都會慢慢發放。

  具體有多少游戲在排隊?官方一直沒有公布過排隊產品名單,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目前在等候版號的游戲有7000多個,而明年版號總量會控制在3000個左右。也有券商分析師告訴記者,未來中央和地方對游戲的審批會更嚴格和規范,標準也更加細化。也就是說,游戲想拿版號,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不到拿到的那一刻,也不能放下心。”對于能不能拿到版號,李競并沒有十分的把握。原本打算2018年初上線的游戲耽擱至今,資金問題也成了李競的“心頭刺”。當記者問及李競這一年是如何解決資金難題的,他十分感慨,“協助我一起工作的幾位朋友都愿意在沒有任何薪資報酬的情況下繼續工作,我真的很感激他們,說給其他朋友聽他們都不相信。”

  但更多的公司,沒有這樣患難與共的義氣員工和堅持下來的毅力。李競曾供職的某游戲公司就在這漫長的等待中離場,李競是幸運的,但他也明白,“作為一般員工,沒有薪資保證的話,肯定不會選擇堅持。”

  作為在游戲行業一線打拼多年的老兵,李競認為游戲產品數量被限制也是好事,“原來那種泛濫的感覺確實不好,但希望能對小團隊有點政策照顧,小團隊不像公司那樣有強大的生命力,但往往小團隊具備更多的創新能力。”

  “我一直沒有停止對游戲的開發,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既然有時間,就要把游戲產品做的更完善。”雖然身邊有朋友說自己幾個月沒發工資了,但執著樂觀的李競還在繼續等待。

  一位資深獵頭的行業觀察

  游戲行業從未像2018年一樣冷,經過多年高速發展,游戲行業增速放緩明顯。根據伽馬數據《2018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2018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2144.4億元,同比僅增長5.3%,上一年,這一數字還是23%。

  “游戲行業的衰落并不完全因為版號的原因,那么多互聯網公司沒有版號影響,但也在裁員……為什么我還是招不到人呢?”專注游戲行業高端招聘的獵游網創始人豆丁曾在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段話。

  每年豆丁的團隊會接觸超過1萬名游戲行業中高級人才,以及數百家大大小小的游戲公司,這讓他對游戲行業的風吹草動十分敏銳。在上海宜山路辦公室里,這個資深游戲獵頭和記者聊了聊他這一年的觀察,他認為,在行業發展遇到瓶頸以及版號問題的影響下,2018年下半年,游戲行業可能才進入了真正的寒冬。豆丁略帶苦澀地說,2018年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

  行業變化也極大影響了游戲產業鏈上的第三方服務公司,“我們公司客戶量減少了三分之一,其實同行也都差不多。”豆丁告訴記者,據他在一線的統計,上海起碼有50-100家人數在20-80人之間的中小游戲公司已經離場。

  “某2000多人規模的A股主板上市游戲公司近日宣布關閉一個大型工作室裁員300人,而數個月之前已經"優化"過一次,當時200多人離職。另一家A股主板上市游戲公司于2018年4月份裁掉一個項目組,7月份裁掉一個項目組,9月份決定砍掉公司的區塊鏈項目,去職者達到數百人,目前公司大部分營收靠一款老牌頁游支撐。”豆丁為記者舉了幾個典型的案例。

  不過,他也坦言,對于部分公司的退出,他并不意外,游戲行業還是應該謹慎樂觀。目前來看,獵游網損失的客戶就是那些倒在版號門檻前的小公司,而未來也會有更多機遇。未來除了大公司,豆丁認為他也許會有一批專注海外游戲的新客戶。

  2018年,不少游戲公司開始退出,在業內已經見怪不怪,一些游戲重鎮也不斷傳來游戲公司退出的消息。根據《2017廣東游戲產業年度發展報告》,2017年是國內游戲中心南遷現象爆發的一年,廣東省內持證網絡游戲企業增至4791家,比上一年新增2360家,同比增長97.1%。但是因為行業環境影響,有報道稱在游戲公司集聚的科韻路,已經因為版號倒閉了上百家小游戲公司。

  一方面是公司退出、員工離職,另一方面是游戲公司對游戲行業高端人才的渴求。

  過去多年來,游戲行業的從業人員學歷相對偏低,這和產業爆發有關。當端游興起時,公司大規模要人,因此會相對降低用人標準。等到端游成熟后,頁游手游迅速崛起,大量游戲公司誕生,幾個人組個團隊就是一個公司,大規模用人需求必然會造成行業從業者的良莠不齊。豆丁表示,游戲行業現在程序員最難招,版號的凍結給行業帶來了一定影響,但也會一定程度改變行業和人才結構。

  一位有出版資質的從業者最近開始重新在微信群活躍,他告訴記者,一位游戲創業者賣掉房子創業,游戲內容已經審核完畢,游戲版號恢復,又讓大家看到了希望。

  2018年A股游戲板塊整體下跌逾三成

  2013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爆發,移動游戲市場迎來高增長期,并帶動A股市場形成游戲公司上市潮。時移勢易,自2016年6月15日發審會批準吉比特在上交所IPO后,截至目前,尚未有游戲企業登陸A股。

  2018年,游戲業務結冰,資本隨之拋來冷眼。

  資本市場上,騰訊、網易股價下行,國內靠存量版號支撐,國外則開始猛烈進攻,希望在海外收入上彌補。A股游戲公司除了世紀華通(002602,股吧)公布了收購盛大游戲股價相對穩定,其他頭部游戲公司的股價也是“跌跌不休”,2018年選擇轉道港股的三家游戲公司股票表現亦不如人意。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的51家游戲公司中,共有21家公司出現了凈利潤下滑,占比42%。有31家公司營收下滑超過1億元,有4家公司下滑突破10億元。

  財通證券研報顯示,游戲作為傳媒股曾經估值高的版塊,2018年也迎來了寒冰時代。游戲板塊的估值從2015年120.3倍回落至目前的21.8倍。截至2018年12月12日,游戲娛樂板塊整體下跌了36.66%,除了擁有盛大游戲注入預期的世紀華通外,所有游戲公司較年初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跌。

  一位A股上市公司創始人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資本市場的表現一是大環境,二是游戲行業本身的版號問題,但對于堅持長線運營的公司來說,版號放開后會有一個明顯提升,其他小公司的估值也將更低,適合出手。

  如果能夠獲得大公司的投資,無疑能讓小公司渡過難關。但是多位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大公司也怕“踩雷”,對標的的選擇十分慎重,只有細分領域做到頭部的公司,才能被資本垂青。“現在很多游戲行業投資偏發行投資,只會投他們特別看好的研發商”,一位行業人士表示。

  更多人將目光投向了海外。《2018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自主研發網絡游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95.9億美元,同比增長15.8%,這大大超過國內游戲市場實際收入增速(5.3%)。伽馬數據認為,游戲海外出口將持續走強。

  大廠加強海外進擊之路,網易2018年三季報公布了海外游戲營收占比達到10%,三七互娛海外營收占比達15%,騰訊雖未公布占比,但是也大踏步走向了海外。原先的FunPlus、IGG等公司則延續海外優勢。對于很多中小廠商而言,海外或許是一條新的出路,國內大廠尚未建立起強硬的壁壘,更多的腰部公司和大廠同臺競技也絲毫不弱。

  “我很佩服之前就認準海外市場的那些小公司的眼光。”李競說,版號被卡得特別急的時候,他也將目光轉向了海外,親自跑了一趟東南亞。“有些地方比如越南也是存在類似版號一樣的審核流程的,所有流程走完辦理時間也要至少1年。”李競發現,出海的道路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更不適合沒有經驗的個人或者小團隊。

  對于游戲業的未來,有券商分析人士的態度則較為樂觀,他告訴記者,中國游戲業不會出現“雅達利崩潰”,行業未來還有發展的空間和希望。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點擊加載更多
© 2019 南陽新聞網http://www.htuows.live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京ICP證14014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116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email protected]
双色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