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藝兩戲陪觀眾過大年

2019-01-31 14:45

 

《全家福》劇照

春節將至,北京人藝的賀歲大戲《全家福》時隔七年再與觀眾見面。1月25日至2月10日,一連14場,陪觀眾過一個喜慶的新春佳節。劇中溫暖的老北京生活,古建行做人作藝的準則,普通百姓對于大家大愛的追求與成全,再加上十足的年代感,可以讓人從這道“年夜飯”中品出年的味道、家的味道。

《全家福》首演于2005年,根據葉廣芩同名小說改編,任鳴導演,馮遠征、王長立、梁丹妮等出演。作品以主人公王滿堂一家的經歷為線索,講述了老北京古建行里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一群人的悲歡離合,也從中折射出國家和社會的發展變化。幽默的語言,豐富的人物,頗具時代性的情節,讓《全家福》好看、好懂。而“平如水、直如線”的古建行規矩,也著實讓人看到,什么是真正的工匠精神和對人心的堅守。

該劇以編年體來敘事,這樣的風格在話劇舞臺上雖然屢見不鮮,但是用七幕戲來完成五十多年的跨度絕非易事。用主演馮遠征的話說,《全家福》中的變化全都是“漸變”,“這個戲最難的就是十年一個跨度,其實十年人的變化是不大的,話劇舞臺上如何表現這種細微的變化就是個挑戰,演員只能通過聲音、形體去演出變化,到了后幾幕逐漸步入老年,觀眾看到的是一個過程。”

演了14年百余場,馮遠征坦言《全家福》這個戲是自己話劇的代表作之一,王滿堂身上有自己不斷積累的閱歷,“原來演到最后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是用我的想法去揣測,今天再演我覺得自己比那時候更接近他的狀態。”

作為代表北京人藝風格的作品之一,《全家福》最突出的特點是滿臺鮮活的人物形象。馮遠征扮演的王滿堂、王長立扮演的老肖,梁丹妮扮演的春秀嬸,張永強扮演的周大夫等,他們有悲有喜,有的身上是正劇人物的力量,有的身上是略帶喜劇色彩的小人物式詼諧。“我們這批年長的演員十四年合作下來的默契,呈現出來一種在舞臺上的和諧。在這些人物身上既有歷史的厚重又有生活的趣味。每一個都是鮮明的,都會讓觀眾記住,”扮演春秀嬸的演員梁丹妮稱,“我們在全劇最后是團圓圓滿,也希望借此傳遞出對觀眾平安、健康、美好的祝福。”

除了《全家福》這樣的“豐盛大餐”,1月27日至2月11日,北京人藝小劇場還將獻上一道“精品小菜”——由鄒靜之編劇、任鳴導演的《我愛桃花》。此輪將迎來第300場演出的《我愛桃花》,也是第一部演出超過300場的北京人藝小劇場話劇作品。該劇屢次被作為人藝春節檔賀歲劇目,不僅因為作品叫好又叫座,更源于其濃郁的情感主題和中國古典的浪漫風格,讓觀眾為其思考和回味。

2003年,編劇鄒靜之和導演任鳴首度合作所碰撞出的火花一直延續至今,讓這部作品歷經數年打磨,仍然不斷吸引著新的觀眾。該戲別具一格,巧妙地取材于明代崇禎年間刊行的擬話本小說集《型世言》,用寓言的形式演繹了一個戀人之間會錯了意的“戲中戲”。劇中有現代人的爭論,也有古代人的糾結,浪漫唯美之下帶著的是殘酷的思辨。

“我總想劇場的效果有很多種,笑是一種,掌聲是一種,而凝神也是一種。出了劇場還在想這戲的話,那可能是更大的效果。”編劇鄒靜之曾在創作自己的話劇處女作時如是說。十幾年后,《我愛桃花》毫無疑問地實現了這樣的舞臺效果。導演任鳴表示:“《我愛桃花》能演三百場,時間證明了它的生命力。它是話劇民族化的實踐,代表了東方美學的探索,也是真正的中國故事。我們不僅將這個故事講給中國的觀眾,還將這個故事帶到了日本、意大利、羅馬尼亞、哈薩克斯坦等國參與國際交流,受到了當地觀眾的喜愛,展現了我們中國文化的魅力。”《我愛桃花》也成為北京人藝青年演員成長的舞臺,徐昂、于震、吳珊珊等不少觀眾熟悉和喜愛的演員都曾出演過該劇。如今,由朱曉鵬、吳娛、李珀這批青年演員演出的版本,也已歷經幾年打磨。進入北京人藝超過十年的他們,通過這部作品,讓觀眾看到了人藝青年一代的不斷成長。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點擊加載更多
© 2019 南陽新聞網http://www.htuows.live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京ICP證14014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116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email protected]
双色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