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旅拍撞上“監管墻”

2019-01-31 11:14

   1月30日,一則關于3名中國游客在泰國清邁旅拍被逮捕的消息在各大網絡社交平臺上被轉載,有關海外旅拍是否合法的討論也被擺上了臺面。北京商報記者向多位提供旅拍服務的攝影師、工作室以及旅拍企業負責人了解后發現,此前,由于海外旅拍沒有形成規模,大多數親友、熟客間以口頭約定方式執行,因此持旅游護照提供這一服務很少被目的地國政府查處,行業也一直處于灰色地帶。然而,隨著這一市場快速升溫,越來越多成規模的企業介入其中,引發不少國家和地區政府的注意,野蠻生長的旅拍生意遭遇了“政策墻”的強監管。有專家直言,在此趨勢下,目前火熱的海外旅拍市場可能因此出現一輪大規模的洗牌。

  碰壁:境外高壓監管

  旅拍即“旅游+拍照”,是近年來我國旅游市場上新興的一種服務門類。有從事這一行業的工作室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類服務是應一些消費者想將婚紗攝影和蜜月旅行相結合而產生的需求。但此次,泰國清邁移民局已明確表示,涉事被捕的3名中國游客包括攝影師和一對新人,涉嫌“非法入境工作”。泰方認為,他們并非赴泰旅游,而且有著明確的分工和商業交易,3人間存在著商業行為。因此,這3名中國公民可能要面臨罰款、監禁、驅逐出境,甚至五年內不得進入泰國等懲處。

  無獨有偶,就在1月中旬,泰國普吉警方也逮捕了7名非法從事旅拍的工作人員,包括攝影師、化妝師和助理等,其中大部分是中國公民。根據清邁移民局發言人的說法,外國人想要在泰國工作,需要先去勞動部門或者當地移民局申請工作許可,才有在泰國工作的資格,否則其行為都是非法的。業界有消息稱,目前除了泰國,印尼、印度、越南、法國、希臘等國家和地區都是禁止境外游客持旅游護照進行旅拍類商業行為的。

  “旅游簽證并非工作簽證,一般來說,持旅游簽證的人沒有在境外國家和地區提供勞務的權利,他們在當地取得的收入并未繳稅,因此,這部分所得很可能被視為非法收入。”攜程相關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并非所有旅游目的地都實施類似的規定,但在有相關規定的國家和地區,需要旅拍機構在境外當地設立公司營業,并且及時報稅,合法營業。”資深經濟律師郭哲進一步分析,隨著我國出境游人數逐漸增加,旅拍迅速成為旅游行業的新商機,大量持旅游簽證前往目的地國家提供相關服務的個人、團隊和企業,可能明顯影響了當地相關行業的收入以及相關企業的生意,被監管也是大勢所趨。

  現狀:市場日趨火熱

  近年來,海外旅拍在我國年輕消費者群體中頗為流行。前述旅拍工作室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國內市場上的旅拍服務以泰國、日本、印尼、馬代等短線目的地為主,成本相對較低,辦簽難度也不算大,價格跨度卻相對較大,團隊基本上是由攝影師和隨行化妝師等工作人員組成,辦理的均是旅游簽證。

  有旅拍攝影師透露,目前國內的旅拍行業主要有三種提供服務的主體,即個人攝影師、工作室和旅游/婚紗攝影企業。“現在,個人攝影師和旅拍工作室,大多會采取提前發布計劃‘攢行程’的形式招募顧客,比如每當3月櫻花季,日本的櫻花景色相對人氣較高、旅拍需求也集中,因此,攝影師或工作室就會對外發布大概的旅拍行程,包括所及城市、時間等,有相應需求的消費者報滿后即可成行。”據了解,一般這類的旅拍會涵蓋幾組消費者,每組消費者負擔相應的攝影師或團隊的勞務費,然后由各組消費者平攤攝影師或團隊的機票、酒店等行程費用。此外,該攝影師表示,一般來說,一趟行程下來,僅勞務費基本就在幾千元到上萬元不等,但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的顧客為了拍攝的私密性和靈活性等,選擇單獨包團進行旅拍,這類顧客消費相對較高,需要負擔攝影師或團隊的全部行程花費。

  而對于旅拍企業來說,一般不會讓消費者承擔行程費用。北京商報記者在咨詢了幾家旅拍電商企業客服后發現,這類商家提供的旅拍服務大多數都是按照目的地和拍攝時間定價,價格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拍攝城市大多由企業定好,攝影師、化妝師的勞務費用,以及服裝、后期、相冊制作,還有拍攝當日的門票、交通等花費都是賣家“一價全包”,消費者需自行按照約定時間前往拍攝城市,拍攝時跟著攝影團隊“邊拍邊玩”即可。

  前路:倒逼行業洗牌

  “長期游走于監管灰色地帶的海外旅拍,一旦遇到當地政策收緊、監管收嚴,很可能直接要面臨行業洗牌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專家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郭哲介紹,與其他法律法規不同,各個國家和地區的旅游政策、簽證政策的調整相對頻繁,調整周期也相對靈活,可能會根據當地的旅游市場情況而隨時作出修訂,而我國國內無法衡量境外法律法規的合法合規性,游客到當地旅游只能嚴格遵守這些政策。“雖然目前各國對于境外旅拍的商業化程度上沒有被普遍認可的統一標準來衡量,但從目的地國的角度來說,當地在裁定游客是否存在非法商業行為時,會站在有利于本國的角度去判斷,而且只要發現了就會采取‘一刀切’的辦法認定,在這種情況下,一般境外游客很難進行申訴。”郭哲直言,如果從事旅拍的人員,申請目的地國家和地區的工作簽證,就會被認定為稅務居民,任何收入都需要在當地進行申報、繳稅,而這對于大多數提供這項服務的個人、團隊和企業來說,旅拍的成本會大大提高。

  一位旅拍從業者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在行業內從事旅拍服務的個人和工作室,大多數還是處于微利狀態,因為旅拍的費用一般不太可能會超過旅行費用,但如果要增加當地的繳稅成本,維持原價的話旅拍服務就得不償失了,漲價太多消費者又很難接受,因此,很可能自己和團隊就會壓縮這方面的業務占比。

  就此,目前已有OTA平臺表示,雖然各目的地國家,甚至是熱門旅拍地監管政策收嚴,可能會在短期內導致部分潛在客戶出行量下滑,但同時,頭部旅行社也有意愿迅速入駐海外或者接洽當地的攝影機構合作彌補市場漏洞,“市場自主調節、優勝劣汰的趨勢將進一步凸顯”。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點擊加載更多
© 2019 南陽新聞網http://www.htuows.live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京ICP證14014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116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email protected]
双色球结果